從臺灣高中歷史課綱修訂看其“去中國化”本質 李 理
2017-3-14

教育是形塑人民知識、意識及生活模式的重要手段。歷史教育,更是形塑青少年民族認同及國家認同的重要手段。自李登輝執政以來的一系列帶有明顯“去中國化”的教育改革,使臺灣人不認同中華民族的意識大大提升。馬英九執政後,臺灣教育部門在2012年對高中歷史課程綱要進行小幅度修改,但課程綱要中一些實質性錯誤並沒有進行修正。2014年,臺灣教育部門就高中歷史課程綱要中存在的不符合歷史事實的知識點進行修改,結果引來臺灣各方面反對。蔡英文上任後第二天,臺灣教育部門負責人潘文忠就宣佈廢除2014年社會科(“歷史”課程早在陳水扁“去中國化”的歷史教育中納入到“社會科”)、國文科“微調課綱”,並宣佈在2018年修訂完成新課綱之前,使用2012年版“課程綱要”。故可以認定臺灣教育部門此次行為,為臺灣民進黨當局邁開“去中國化”的“文化台獨”第一步。

一、2012年臺灣高中歷史課程綱要修訂之內容

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2009年臺灣教育部門對部分課綱進行修正,但高中歷史課程綱要基本沒有修正,直到2012年才對高中歷史課程綱要進行修正。從2012年修訂後的課綱內容看,當然比2004年12月版高中“教材綱要”更符合歷史史實,但也還存在一些問題。2004年綱要將臺灣史分為“早期臺灣”“清代的長期統治”“日本統治時期”“當代臺灣與世界”四部分。2012年修訂的綱要也將臺灣史分為四部分,“早期臺灣”及“日本統治時期”沒有動,只是將清代部分修正為“清朝統治時期”,將“當代臺灣與世界”修改為“中華民國時期:當代臺灣”。

筆者作為臺灣史研究者,認為2012年版課程綱要比較2004年陳水扁時期的綱要有所修正,更符合歷史史實,但其中也存在著重要問題:

(一)第一單元“早期臺灣”中值得商榷部分

1.“南島語族”問題

自李登輝上臺以來的臺灣史研究,由於其目的中含有極強的“去中國化”因素,故其研究重點,由祖國大陸移民開發臺灣的歷史,轉向臺灣少數民族的研究,並利用人們對“南島民族”的不瞭解,使“臺灣為南島民族發源地”的說法,成為臺灣少數民族與祖國大陸完全脫離聯繫的證明,藉以形塑新的“臺灣民族”,來否認自己唐山移民的後裔身份,達到在血源上脫離中華民族的目的。那麼所謂的“南島民族”真是和祖國大陸沒有任何關係嗎?

關於南島語的起源問題,是學界上熱門的一個研究題目。比較有代表性的說法,包括起源于麥克羅尼西亞、中國長江之南、中南半島、西新幾內亞等六種不同說法。在此學說中,“麥克羅尼西亞”與“西新幾內亞學說”似與中國大陸沒有聯繫,而“中國學說”“中南半島學說”“葛瑞斯的學說”及“施得樂與瑪律克的學說”等四個學說,都直接認為南島民族的來源與中國大陸有密切關聯。故筆者認為,一些綠色臺灣史學者,有意利用“臺灣是南島民族發源地”之說,來證明臺灣少數民族與中國大陸沒有任何聯繫的說法,完全是有目的的政治操弄。故在課程綱要中,應儘量避免使用“南島語族”這樣有爭議的、可能有政治目的的“史學用語”。

2.“濱田彌兵衛事件”

“濱田彌兵衛事件”為1628年發生于荷蘭與日本之間的貿易衝突事件。在荷蘭人佔領臺灣之前,漢人與日本人就在臺灣從事走私貿易。荷蘭人佔領臺灣後,日本商人與荷蘭商人在臺灣競逐漢人貨物,因此存在相當大利害衝突。1625年起,荷蘭統治當局開始向到臺灣的日本商人課征一成貨物輸出稅,但因為日本人較荷蘭人早在臺灣從事貿易活動,且此時荷蘭貨物輸入日本享有免稅優惠,因此日本人拒絕向荷蘭人納稅,雙方因此發生糾紛。臺灣的臺灣史學者研究此事件的目的,不僅僅是日本人濱田彌兵衛向荷蘭人抗稅的事蹟,而是突出早在荷蘭人佔領臺灣之前,日本人就在臺灣從事走私貿易。故綠色臺灣史學者利用此事件,來強調日本人與漢人曾經一同因為貿易進入臺灣,潛藏著“去中國化”的媚日情節。

3.“鄭氏統治”

1645年大明弘光朝覆滅後,鄭芝龍、鄭鴻逵兄弟于福州擁戴唐王朱聿鍵稱帝,7月改元“隆武”。鄭成功得到隆武帝賞識,封忠孝伯、禦營中軍都督,賜國姓、改名“成功”、儀同駙馬。這就是人稱鄭成功為“國姓爺”的由來。1662年,鄭成功收復臺灣,但不久病逝,鄭成功的兒子鄭經繼續經營臺灣,改東都為東寧。依陳永華之議,移植明朝中央官制,仍奉已死的南明永曆帝之正朔。故將這階段命名為“鄭氏統治”,顯然有意淡化其與“明朝”的關係,這是綠色臺灣史學者“去中國化”的說法。因為如果說“明鄭統治”的話,就是明朝的鄭成功統治時期,這樣說具有國家性質,但是“鄭氏統治”就不具有國家統治的意義。

(二)關於“日本統治時期”存在的問題

高中歷史課程綱要中,將日本殖民統治臺灣時期作為第三個單元,標題為“日本統治時期”。這個“單元”題目本身就有問題,其下三個主題“(一)殖民統治前期政治經濟發展;(二)戰爭時期的臺灣;(三)殖民統治下的社會文化變遷”中,有二個為“殖民”,但“單元”的題目卻為“日本統治時期”,實有與“清朝統治”相對應,有隱去“殖民統治”之嫌疑。

在臺灣史研究中,一些臺灣學者會故意抹殺掉一些東西,並使用非常微妙的表述來達到他們間接“去中國化”目的。“日本統治”就是日本“統治”“治理”臺灣,這裡首先忽略了日本通過戰爭手段強行割占臺灣的意涵。如果沒有非正常手段,其取得臺灣這塊領土就是合法的意思,那日本統治臺灣也就變得合理化。其次,“日本統治”要對比課綱在整個歷史中的闡釋才能更說明其“去中國化”本意。比如說“荷蘭統治”“鄭氏統治”“清朝統治”等,這樣安排下的“日本統治”,至少在標題上完全把殖民地本質去除掉。

另外此部分的重點問題“1.統治政策與台民反應”也存在重大問題。使用“台民反應”與“台民反抗”雖只有一字之差,但意思卻謬之千里。“反應”從字面解釋來看,是指“有機體受體內或體外的刺激而引起的相應的活動,也指物質受作用而引起變化的現象和過程”。從字面理解“反應”是個體的、不劇烈的“活動”,而“反抗”的意思為“反對並抵抗”。臺灣自從馬關談判開始,就反對割讓。反對無果的情況下成立臺灣民主國反抗日本接收,之後臺灣各地武裝反抗不斷,一直持續到1915年前後。1915年以後,臺灣武裝抗日過渡到非武裝抗日,甚至到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之時,臺灣人民的反抗活動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故課程綱要在這裡用“反應”一詞明顯用詞不當。

課程綱要是編纂教科書的指導,但諸如“日治”和“日據”這樣的爭議說法,並沒有給予明確規定,故在教科書編纂中,就會存在著“日治”與“日據”共存的可能。這是此版課程綱要存在的問題。其實單純從字面上看,“日據”與“日治”似乎沒有太大區別,但實際上區別非常之大。從字面上講,“據”是“據有”“佔據”的意思,是指臺灣是經過“馬關條約”被割讓給日本的,所以是一種佔據的形式。1941年12月,中國政府發佈對日宣戰文告,明確否認了《馬關條約》的正當性,這一立場已為《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所採納,這就是臺灣回到中國懷抱的國際法根據。這種情況下,日本的統治是不合理的、非法的,不符合歷史發展大勢。但如果用“日治”就使得日本對臺灣的殖民統治合法化了。

從以上內容來看,2012年高中歷史課程綱要存在諸多問題,存在著重新修訂的客觀要求。

二、2014年臺灣高中歷史課程綱要“微調”之內容

2014年1月27日,臺灣教育部門召開“12年國教”課程審議會,決定微調高中課程綱要,其中也包括臺灣史部分。教育部門還特別強調課綱微調是中性的呈現歷史,2015學年度高一新生適用。微調後的“課程綱要”確定把“中國”改為“中國大陸”,同時,“日本統治時期”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對於慰安婦的描述增加“被迫”等字樣。

  1. 從微調後的“單元”內容分析

2012年臺灣史課綱單元

2014年臺灣史課綱單元

、早期臺灣

、早期臺灣

、清朝統治時期

、清朝統治時期

、日本統治時期

、日本殖民統治時期

、中華民國時期:當代臺灣

、中華民國時期:當代臺灣

從單元內容來看,只有第三單元加上“殖民”字樣。“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表述,完全符合歷史史實。但“台獨”學者李筱峰卻說:“日本確實在台殖民統治,問題是,臺灣歷史哪個階段不是殖民統治?臺灣歷經荷蘭、西班牙、鄭氏、滿清、日本到國民黨,全都是外來政權在此地殖民統治。若日本統治要冠上‘殖民’,為何其他各階段的殖民統治不用冠上?”

從國際法來看,關於領土的取得和變更,主要有“先占、添附、時效、割讓、征服”五種方式。“割讓”又分“強制性割讓和非強制性割讓兩種”。“強制性割讓是一國通過使用武力以簽訂和約的形式迫使他國將其領土移轉給自己,這種割讓通常是戰爭或戰爭脅迫的結果。”臺灣是日本通過武力以簽訂和約的方式強制性割讓的中國土地。另外,根據國際法“征服”定義,“根據確立的國際法原則,凡進行武力威脅的或使用武力取得或佔領的領土,均為非法的取得或佔領”。日本對臺灣的取得為“非法”。另外從國際法的“領土的取得和變更”來講,無論“割讓”還是“征服”條款,都是“國家”與“國家”間的政策行為。臺灣有文字記載的四百年歷史中,有四次大的政權變更,只有日本取得臺灣是以“國家”間以武力強制性簽訂割讓條約實現的,對“日本對臺灣五十年的統治”,不論日本還是中國大陸、臺灣的臺灣史研究中,都認為是“殖民”統治,此點毋庸置疑。故李筱峰的觀點即無視歷史史實,更不符合國際法,完全是信口雌黃。

2、從“單元主題”及“單元主題的重點”內容分析

從高中臺灣史課程綱要微調後單元主題來看,修改的內容很少,主要問題為鄭成功收復臺灣後所建立的政權的性質,即將“鄭氏”修改為“明鄭”。

“單元主題的重點”部分最重大的調整修改主要有兩部分,一是在第三單元加了“台人與抗日戰爭”。臺灣自日本佔據臺灣開始,就開始了長期反抗日本殖民統治者的鬥爭。此鬥爭前期為武裝抗日,後期為非武裝抗日。臺灣的武裝抗日,是中華民族反抗日本軍國主義對外擴張的起點,更是中華民族抗日戰爭的重要組成部分。故在此處加上此條,既符合歷史史實,也便於學生瞭解日據時期臺灣人民的反抗情況。

二是在第四單元加了諸如“光復”“制憲”“二二八事件”“政府遷台”“土地改革”“地方自治”“白色恐怖”“保釣事件”等具體事件及政策性史實。這樣微調後的課綱更好體現了這個時期臺灣歷史的特色。

3、從單元“說明”的內容分析

單元“說明”是就此單元內容進行具體闡釋的指導,此部分內容較2012年課程綱要更為細緻具體,除上述“單元、主題、重點”已經微調的內容外,主要增加內容如下:

(1)說明漢人到台、澎的緣由與經過,如宋、元對澎湖的經營及明代顏思齊、鄭芝龍入台,並說明原住民族和漢人的互動。(第一單元)

(2)說明清廷在臺灣的現代化建設如電報、教育和鐵路,使臺灣成為當時全中國最先進省份。(第二單元)

(3)臺灣與甲午戰後晚清變法運動與辛亥革命之互動,包括孫中山赴台尋求台人支持,以及台人參與革命及中華民國之建立。(第三單元)

(4)說明中華民國宣佈對日抗戰並聲明廢除《馬關條約》,抗戰中軍民死傷慘重,以及台人李友邦等赴祖國大陸參與抗戰。(第三單元)

(5)說明《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內容與中華民國政府光復臺灣,並敘述中華民國憲法的制定與臺灣代表的參與。(第四單元)

(6)說明“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等土地改革的過程與影響,以及政府推動地方自治的過程及其對民主發展的意義。(第四單元)

(7)說明“台海對峙”“八二三炮戰”“反共政策與白色恐怖”。(第四單元)

(8)說明“十大建設”、科學園區、資訊業的發展,並介紹此階段重要經濟政策的推手如孫運璿等。(第四單元)

(9)敘述此時期兩岸關係的演變及具有影響性的重大事件,從“三不政策”、開放探親、“國統綱領”、辜汪會談、飛彈危機到世界分工體系下的兩岸經貿關係。(第四單元)

(10)說明中華文化在臺灣的保存與創新,以及文化的多元發展。(第四單元)

從上述新增加內容分析來看,此版課程綱要更強調了漢人入台及清時期臺灣在中國各省中的先進地位,在日據時期臺灣人與祖國大陸人民的互動及臺灣人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鬥爭,彰顯了臺灣人民的主體性,及對日抗戰與臺灣的關係及臺灣人的貢獻。特別是第四單元說明內容明顯增加,使戰後臺灣的歷史更加完整豐滿。

通過以上分析,此次修訂的課程綱要對臺灣史實有了更為準確細緻的說明,也顯示其以臺灣為主體性的臺灣史特色。但這樣的課綱微調卻遭到臺灣各界反對,特別是臺灣歷史學界部分學者參與其中,不能不說是“台獨”意識形態在作怪。蔡英文執政第二天就宣佈“廢除微調課綱”,一方面是想給學術界大量支持者交待,也表明民進黨急於邁出臺灣文化教育上“去中國化”腳步。臺灣教育部門除了表示要廢除2014年“微調課綱”,還宣佈在2016到2018年新課綱修訂之前,使用存在問題的2012年課程綱要。未來可能出現:

一是歷史教育方面,可能全面恢復到李登輝、陳水扁時期的課程綱要,甚至可能在一些具體史實方面完全使用“獨”派臺灣史學者的觀點,以提升“臺灣主體性”。二是鑒於以前曾經有將“中國史”納入到世界史的提議,未來課程綱要可能出現僅有“臺灣史”與“世界史”兩部分,並將中國史納入到世界史中的可能性。三是在未來臺灣史中,弱化“中華民國”歷史,並在此段歷史中強調諸如“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等負面歷史,加強黨外運動及民進黨史等內容。四是在未來臺灣史中,配合日本右翼史觀,正面論述日本殖民臺灣歷史,並配合日本歷史觀評價日本大東亞戰爭的可能性也存在。五是在諸如語文等文科方面,選擇體現“臺灣主體意識”的課文,培養中小學生脫離大中華意識的所謂“臺灣民族意識”,將使臺灣的下一代失去大中華民族文化的根基。六是將未來新課綱修訂時間放在2018年,筆者認為可能民進黨也有想利用課綱修訂進行炒作,達到蔡英文連任的目的。

未來民進黨執政後的臺灣將以教育為切入點,進行全面全方位“去中國化”,必須引起祖國大陸高度關注,並儘早制定遏止措施。首先,祖國大陸可組織召開專題研究會,或組織相關臺灣史研究人員對臺灣“去中國化”歷史教科書存在的問題以綱要形式提出,並利用國台辦新聞發佈會、網站,中國臺灣網、全國台聯網、全國臺盟等網站進行宣傳,給臺灣執政黨形成強有力的外部壓力,使其在修訂新課程綱要時有所顧忌。其次,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在與臺灣進行經濟、文化及其他交流過程中,對臺灣“去中國化”歷史意識形態給予有利、有理、有節的嚴厲批判。第三,祖國大陸可以通過臺灣統派學者,在適當時機對臺灣歷史教科書中的“去中國化”意識進行批判,以便形成島內壓力,使其執政當局在課程綱要修訂過程中有所顧忌。最後,利用臺灣出版業活躍之勢,組織祖國大陸與臺灣學者聯合編著簡易臺灣史讀本,在臺灣公開發行,並免費無償贈予臺灣各中、小學校學生,以便使學生產生正確史觀。  (來源:《統一論壇》)

Latest News